惠政号

孙小果害的女孩现状(孙小果死刑前画面公开,双眼含泪赴刑场!父母运作20年,"复活"关系网曝光)

曾经震动全国的孙小果涉黑大案,再度详细曝光案件细节。

昨晚(30日),由全国扫黑办联合央视推出的扫黑除恶大型政论专题片播出第五集《督导利剑》。专题片首次曝光了孙小果当街打人以及被执行死刑临刑前的画面,他戴着手铐含泪在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字

本集专题片还披露了“孙小果案”幕后的枉法腐败,包括孙小果数次减刑、被判死刑后却“死而复生”的来龙去脉。

“死刑不死”死刑犯再度犯案踢爆人膀胱

2018年7月,云南某航空公司的几名空乘人员来到昆明市一家KTV喝酒唱歌。醉意中 空姐李某与男同事王某发生争执,李某让对方别走,随后拨打了电话,不多时一群刺有纹身的人冲进了KTV,其中即有孙小果。

专题片首次披露了孙小果当街打人的画面,画面显示,他抬脚猛踢王某的腹部,最终导致王某膀胱踢裂。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原本被判死刑的孙小果,为何如此快就出狱又再度犯案?

孙小果,1975年出生,1994年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案件办理期间,他被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没有被收监的孙小果更加肆无忌惮。1997年4月至6月,他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4名未成年少女,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其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使一名被害人重伤,1998年2月,孙小果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蹊跷的是,12年后的2010年,孙小果重操昆明的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死刑不死的孙小果成了一个谜。

首度违规为儿子取保母亲被判5年 出狱后继续捞人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将孙小果案列为一号督导案件,会同云南扫黑办调查案件真相。调查发现,孙小果数次逃离法律制裁背后,离不开他的母亲和继父数十年的奔走,以及经营的关系网。从一审、二审、到申诉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被人层层击穿。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副组长张力: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怀疑,他怎么一步一步的这么多个环节,都能把他打通,走到后来这个程度,这个我们简直也是不可想象。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是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继父李桥忠从云南省边防部队转业后,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

1994年,在孙小果首次犯案后,孙鹤予就曾因帮助其伪造材料取保候审,于1998年犯包庇罪被依法判刑5年并开除公职。其继父李桥忠则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给孙小果违规办理取保候审的警察,也因渎职罪被追究刑事责任。

1998年,孙小果被判处死刑。1999年,云南省高院二审改判为死缓,缓期两年执行,改判死缓后,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服刑,按照法律规定,缓期两年期间若无新的犯罪,则转为无期徒刑,如果孙小果就此依法服刑,也不可能再为祸社会。

据调查显示,这一次改判死缓虽存在量刑不当的问题,但未发现徇私枉法的行为。然而2003年,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刑满释放后,再一次想着以违法的手段捞人。此时,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已担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孙鹤予要求李桥忠再去找关系,李桥忠满口答应。

“你们关照好,关照不好领导骂我,我就来骂你们”

云南省纪委监委第十一审查调查室主任欧阳雨林:孙鹤予、李桥忠,虽然官职不高,但是他们20多年来,在为孙小果逃避处罚或者减轻处罚,长期运作,想尽一切办法来结识人,来构建这个“关系网”。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你比如说他(李桥忠)认识你,你这个领导,那么今天吃饭的你又带这个领导来,他又跟这个领导也认识了,下一次又认识这个领导。

片中披露,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和李桥忠是同乡和战友,在其牵线搭桥下,李桥忠认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刘思源在片中坦白,自己当时向下属们打招呼,“你们监区有个犯人,是罗政委战友的儿子,你们关照好,关照不好领导骂我,我就来骂你们。”

因为上级“关照”,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表扬,监狱两次为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上报减刑,为了让孙小果最快最大限度减刑,孙鹤予和李桥忠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建议让省一监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让干警将设计图纸带入监区,同监区服刑人员制造出模型,署名孙小果的防盗窨井盖专利就此诞生。为了让虚假专利顺利通过审核,李桥忠和孙鹤予又费尽心思将孙小果调至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两年零八个月。

孙小果临刑画面首次披露,母亲含泪忏悔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片中孙小果临刑前的画面中,他在死刑判决书上签字后两眼含泪,戴着手铐被押赴刑场。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两鬓斑白,含泪忏悔说,我确实心里边非常惭愧和内疚,也很痛。在教育子女上的问题,还有对待法律的这一些问题,我确实走错了,也做错了,也很后悔,造成了今天的这个结局。

多年来一次次为孙小果枉法脱罪的孙鹤予、李桥忠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19年,梁子安、罗正云、刘思源等17人因犯徇私枉法罪、受贿罪等罪,被判处12年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包括两任云南省高院院长在内的6名领导干部也受到了党纪处分。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忏悔说,“39年的党龄、43年的工龄,就此被自己自毁自灭,深感无地自容,后悔莫及。

云南省高院立案庭原庭长田波说,“说句实话,一想到这个我就有时候感到非常想流泪,我是打击了一辈子的犯罪,最后自己成了‘保护伞’。”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以及网络收集编辑和原创所得,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详见本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masunl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qzrx.com/tgzl/5748.html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列表
请登录后评论...
游客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