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政号-企业网络推广-我们致力于为企业推广提供动力!

蓝色狂想曲听后感(格什温《蓝色狂想曲》的结构性矛盾与音乐具象性抽象性的存粹性!)

格什温《蓝色狂想曲》的结构性矛盾与音乐具象性抽象性的存粹性!

1937年7月11日美国作曲家格什温去世。

今天特意回顾了蓝色狂想曲, 我在网上看到的版本是柏林爱乐和小泽征尔的作品。我忍不住笑, 最严肃的德国人和日本人合作很滑稽。德国人严肃的像赞美上帝, 小泽征尔像被没收了土地的小地主, 或者被推土机强拆的拆迁户, 小泽征尔的脸上带着侘寂一本道的短促。他故作抖动的指挥, 像是阿尔泰语系日语短促的饶舌音。带有日本夸张的故作严肃和认真决绝。乐队完全不适合演奏自由奔放的曲子,就好像一个写楷书的人被逼写草书。

曲子的主旋律单簧管和钢琴就够了, 完全没必要用宏大的交响乐队。伴奏完全夺走并且占据了单簧管和钢琴的音色, 多余而且恶心。乐曲的中后段完全可以去掉。我们能记住的就是开始。

中段的变奏像是为了变奏而变奏, 显得牵强。慢板部分毫无关联性, 主题生命自发地张扬和理性的中段, 硬把两部分放在一起。最后的结束非得把交响乐的宏大用上, 这和个体的无理性是严重的矛盾。结尾对生命意义的肯定和赞扬, 是对主题的讽刺。格什温非得把旋律的精华和交响乐强行的杂交。这是在强奸音乐, 强奸人类的智慧。实际上, 耐心听完, 也就强奸了我们的耳朵。

现代音乐的产生, 源于赞美上帝, 从赞美上帝演变为对人性的赞美。然后演变为对大自然的赞美。

现代派音乐又演变为对个体生命的灵魂解剖。生命的个体都是盲目或没有目的的。乐曲的开头正是体现了生命的盲目和没有目的。从赞美生命到揭示生命的无意义性, 就是音乐的进步, 体现了生命个体的自尊。乐曲中后段寻找生命的意义, 简直就是自我强奸。格什温强奸了格什温自己, 他又强奸了听众的耳朵。最悲哀的是, 他侮辱了所有人的智商。

他第一次用音乐揭示了生命的无意义!就是他伟大的意义所在!王森田2017.7.11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列表
请登录后评论...
游客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