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政号-企业网络推广-我们致力于为企业推广提供动力!

道教最高境界的一句话(阿城《棋王》笔下道家的最高境界)

你会下象棋么?大部分男生回答是肯定的。

  但如果说下过盲棋,估计这个答案就很少了,也就是说不是一般人都能达到胸中有棋而无棋的境界。

  今天重读阿城的《棋王》再次感受到了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尤其是中间王一生以一敌九高潮部分,阿城写得太精彩了。人物传神,形态逼真,宛如现场亲身感受。

  《棋王》《树王》《孩子王》是阿城小说的三王,也由此让阿城在文坛占得一席之地。看似平淡无奇的小人物,但在特殊条件下,总能激发出人的潜能。追求一种朴实、纯真的美,这样一种审美风格使得阿城作品更接地气,更加自然。

  他的作品结构很简单,线条单一并不复杂,只是把故事原汁原味叙述出来,等待读着来评判。地点大多发生在东北,背景也是在五六十年代,知识青年下乡,

  《棋王》小说不长只有两万多字,用第一人称讲述了一个叫王一生的棋呆子,他其貌不扬,不苟言笑,出生贫寒,却又随遇而安,这样的人像一只蚂蚁太渺小了,如果不是他从小喜欢下棋,且把下棋当做吃饭一样不可缺少的精神粮食。这个人便毫无特点。就像芸芸众生的一滴水,融入大海很快消失不见,但阿城给他加了一个对下棋的痴,让这个人物一下活泛起来。

  王一生在与同样去插队的主人公我在火车上相识后,两人相交甚欢,由此产生了深厚的革命的友情,后来王一生来林场拜访他的这个朋友,并且通过下棋又赢得的了世家子弟脚卵,以及画家的友情,前半段讲的都是王一生的前半生,以及他的身世,父亲早逝,一个妓院从良的母亲,拮据的生活条件,这是王一生比较自卑且辛酸的生活条件。所以他对于吃特别严苛,不只是他自己精细到一粒米也不放过,甚至与主人公我在火车上商讨食物的细节几乎到达一种病态,这与脚卵以及画家都是不同的,每个人原生家庭不同,生长环境不同,在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的家庭,食物对于王一生是敬畏且神圣的。就如王一生母亲说:要先吃饭,才能下棋。

  后半段写了王一生以一敌九的下棋的全过程。如果说吃是王一生的物质写照,那么下棋便是他另一种人生态度。

  农场举办象棋大赛,大家通过各种关系终于帮助王一生取得比赛资格,但被王一生拒绝了,他不愿意好朋友脚卵为这场比赛而失掉一付名贵的象棋,后来脚卵出主意下友谊赛,和获奖九个人轮番对垒,王一生同意了,这个消息立刻引起农场的轰动,这是全文的高潮,阿城写的着实精彩,书里和书外的观棋者都屏住呼吸,八个高手很快连翻败下阵来,但最后坚守的冠军老者,才是王一生最大的对手,高手对决从来不用棋盘,他们下盲棋,胸中有丘壑,眼里存山河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两人拼的不只是棋艺,更是精神、意志力和体能的极限挑战,

  平一进二,炮二平五,马二进三,随着传棋人每念一步,场外好事者在棋盘上就走一步,气氛紧张,悬念迭出,下棋的如行僧坐禅,听棋的眉头紧皱,什么是高手。这才是高手不显山不露水,却足以带动起强大的气场,为之震撼。

  书里和书外的人都紧张的手心里握着一把汗,人与人之间的战斗、僵持与和解全在这一盘棋上了。两人杀的难解难分,直到最后老者提出和棋,王一生仍处于紧张拼杀状态中,整个人都僵了,像石化一样。下棋下到如此忘我,这就是一个专注的潜能。阿城通过王一生这个普通人物给作品注入一个强有力的灵魂。主人公我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把下棋看成娱乐,而脚卵看成一种高知文化,只有对于王一生下棋可以规避掉他生活中的许多心酸。他调侃主人公:何以解忧唯有下棋。知识分子对待文化的态度是传统的,在贫穷的政治压力下,以这种态度提出对待文化的诉求。

  主人公我把王一生母亲临终的无字棋给了他,他呆呆盯着,可喉咙有了响声,哇吐出一口粘液来呜呜地喊道:妈,儿今天……

  王一生没说完的话,却想明白一件事,人要有点东西才叫活着,而他一直羞于提起的母亲用自己最深沉的爱给了王一生最大的信念,这个信念支撑王一生一直不放弃。

  阿城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写了一个英雄情节的传奇色彩。和人物,更蕴含了很多人生观点: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棋王》表面上写下棋,实则在特殊背景下,衍生出一种文化,道家文化。能把棋,把文化带到一个足够有力的地方去。就如脚卵问他和谁学的棋,他说:天下之人。这一句直白的话却也是道家最高的境界。

  而这也让我想起苏轼的那句: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人生就是一趟艰难的旅程,你我都是红尘中那匆匆过客。而根植于内心的希望才是我们最该坚守的。


文/来源:莹莹子期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列表
请登录后评论...
游客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