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政号-企业网络推广-我们致力于为企业推广提供动力!

农村新型养老保险(进城务工农民已经享受“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能否视为退休人员 “享受养老保险待遇”?)

问题

有关司法解释中所指退休人员 “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具体应指哪种养老保险待遇?

解答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法释〔2010〕12号)第7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现阶段我国养老保险一般分为三种: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是强制性的,单位和职工必须依法缴纳,而后两种保险是自愿的,由个人自由选择缴费档次。只有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与工伤保险同属因职工身份产生的社会保险。由于进城务工农民并无固定的退休年龄,也不可能办理退休手续,无法享受与城镇职工相一致的养老保险待遇,故上述司法解释中所指“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应指〝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不能将村民己经享受“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视为上述司法解释所述的 “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

裁判文书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8)渝行申64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重庆渝龙电力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中山三路**号***号。法定代表人曾昭泽,总经理。委托代理人符萍,重庆广普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黄学功,重庆广普律师事务所律师。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重庆市渝中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和平路***号。法定代表人刘路,局长。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曾明会,女,1960年5月13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丰都县。委托代理人廖德昌,重庆洪宇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夏明亮,重庆洪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重庆渝龙电力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渝龙电力公司)因诉重庆市渝中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渝中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工伤认定一案,不服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8)渝05行终16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渝龙电力公司申请再审称,第一,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支撑,渝龙电力公司举示的相关证据足以证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渝龙电力公司提交的对秦大银、代国财所作的调查笔录、《渝龙电力公司社永线施工组职工考勤表》、《工天表》等证据足以证明本案所涉及的工程项目的实际施工人是案外人彭文举,孙承荣系案外人彭文举所聘用,与渝龙电力公司之间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孙承荣于2016年8月25日15:35分左右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并非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死亡。3、孙承荣在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时已依法享受农村养老保险待遇,一、二审判决认定孙承荣“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错误。第二、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7条的规定,孙承荣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不应认定为工伤。一、二审判决将“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仅理解为“未享受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系对相关司法解释的限缩解释。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用工主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情形只存在于劳动者在“从事承包业务时”受伤或者死亡的,一、二审判决将“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认定为“工亡”系扩大解释,损害了渝龙电力公司的合法权益。综上,请求法院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撤销渝中人社伤险认字(2017)14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曾明会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称,孙承荣在渝龙电力公司承建的重庆丰都县2014年农网改造升级工程10千伏及以下节余新增项目、重庆丰都县2016年农网改造升级工程10千伏及以下项目工程工地从事挖电线杆洞工作,工作中着渝龙电力公司工作服。2016年8月25日15时35分左右,孙承荣搭乘工友秦大银的摩托车前往渝龙电力公司承建工程位于丰都县社坛镇施工现场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孙承荣死亡,丰都县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孙承荣不负此次事故责任。根据[2010]行他字第10号《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孙承荣属于在受伤时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未办理退休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进城务工农民,渝中区人社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认定孙承荣死亡属于工亡符合法律的规定。一、二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渝龙电力公司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渝龙电力公司的再审申请。渝中区人社局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本院认为,渝中区人社局于2017年3月7日作出渝中人社伤险认字(2017)14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孙承荣于2016年8月25日发生交通事故受伤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亡),由渝龙电力公司承担工伤主体责任。结合渝龙电力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及曾明会的答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孙承荣与渝龙电力公司是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以及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死亡的,人社部门可否认定工伤(亡),并认定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主体责任。第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一条第2项以及《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没有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劳动者付出的劳动是用人单位的业务组成部分,劳动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遵守用人单位劳动纪律,获得用人单位支付的劳动报酬等的,可以认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构成事实劳动关系。本案中,虽然渝龙电力公司未与孙承荣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且否认孙承荣为其招用的农民工。但渝中区人社局向一审法院提交并举示的国网重庆丰都县供电有限责任公司与渝龙电力公司签订的《重庆丰都县2014年农网改造升级工程10千伏及以下节余新增项目、重庆丰都县2016年农网改造升级工程10千伏及以下项目施工合同》,丰都县交巡警支队对孙承荣工友秦大银所作的《询问笔录》及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丰都县社坛镇地坝嘴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孙承荣工友秦大银、代国财出具的《证明》,渝中区人社局对孙承荣工友秦大银、代国财所作的《调查笔录》等证据材料,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明孙承荣经人介绍在渝龙电力公司承接的工程项目工地做工,主要负责挖电线杆洞,工资按所挖米数计算,工作中着渝龙电力公司工作服等事实。渝龙电力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并举示的考勤表、工资表、通知、房租收据等证据,不能否认孙承荣提供的劳动是其业务的组成部分,并以此获得报酬的事实,一、二审判决认定孙承荣与渝龙电力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符合上述规定,并无不当。第二、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于2010年3月17日作出的[2010]行他字第10号《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以及于2012年11月25日作出的[2012]行他字第13号《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内因工伤亡的,能否认定工伤的答复》中均明确指出:“用人单位聘用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伤亡,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本案中,孙承荣在2016年8月25日15时35分左右发生交通事故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并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退休待遇,其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死亡,符合上述条文规定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的情形,渝中区人社局据此作出渝中人社伤险认字(2017)142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孙承荣发生交通事故受伤死亡为工伤(亡),并认定由渝龙电力公司承担工伤主体责任,符合上述答复的精神,并无不当。关于渝龙电力公司所称“孙承荣在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时已依法享受农村养老保险待遇,一、二审判决将‘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仅理解为‘未享受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系对相关司法解释的限缩解释”的再审申请理由。现阶段我国养老保险一般分为三种: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是强制性的,单位和职工必须依法缴纳,而后两种保险是自愿的,由个人自由选择缴费档次。只有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与工伤保险同属因职工身份产生的社会保险。由于进城务工农民并无固定的退休年龄,也不可能办理退休手续,无法享受与城镇职工相一致的养老保险待遇,故将“已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界定为享受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相关待遇,符合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答复的立法本意。渝龙电力公司的上述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关于渝龙电力公司所称“用工主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情形只存在于劳动者在‘从事承包业务时’受伤或者死亡的,一、二审判决将‘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认定为‘工亡’系扩大解释”的再审申请理由。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的上述答复是对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是否仍然可以认定劳动关系所作出的明确规定。该答复从有利于保护职工的角度,扩大了工伤保险的适用范围,将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但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进城务工农民也纳入了工伤保险的范畴。因此,上述答复并未将进城务工农民认定工伤的范围限定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而是将符合相关条件的进城务工农民均纳入工伤保险的范围,适用于《工伤保险条例》中工伤认定的所有情形。本案中,孙承荣在事故发生时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并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其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死亡,符合上述答复规定的应当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工伤认定的情形。渝龙电力公司的上述再审申请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渝龙电力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重庆渝龙电力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来源:乡村振兴丛书-《集体土地征收、拆迁、拆违法律问题解答与实例》第321-322页(丛书主编:江必新 李占国 主编:朱新力),我爱行政法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以及网络收集编辑和原创所得,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详见本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masunl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qzrx.com/tgzl/12514.html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列表
请登录后评论...
游客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