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政号

改革开放是哪年(改革了什么?又开放了什么?)

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

当你理解了“公平和效率”这组对立统一的概念之后,就会恍然大悟,为什么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会说: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让谁先富起来?让老王先富起来。为什么要让老王先富起来?

因为科斯说了,要追求效率,就要把最好的资源,给到用得最好的人。这个“用得最好的人”,就是手艺卓群的老王。

老王手艺又好,又拿到了宝玉,创造财富的效率就会最大化。

所以,在改革开放初期,上个世纪80年代,整个中国都在强调“效率优先”。因为效率优先,老王被激励,才能带来整体经济的高速增长。

可是,老王先富起来,就必须以小张穷下去为代价吗?

当然不是。这就涉及到“再分配”的智慧。

商业,就是社会财富的初次分配。老王拿得多,小张拿得少,就是初次分配的结果。那什么是再分配?就是把初次分配中,一部分老王们创造的财富,通过税收、费率等方式收上来,再分给小张们。

这就是:再分配。

你一定对个人所得税很熟悉。你的收入越高,个人所得税的税率就越高。这个累进增高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就是以削峰填谷的方法,把经济增长的整体红利,相对平等地“再分配”给更多人。

怎么再分配?失业救济,再就业培训,减免低收入人群的税费,提供更多便宜的社会服务,甚至现金补助等,把部分社会财富,分给小张,以求一定程度上的公平。

所以,大家逐渐形成一套共识:

初次分配负责效率,再分配负责公平。

初次分配、再分配,各司其职。在初次分配时支持老王,在再分配时支持小张。

但是,虽然有再分配,效率优先在初次分配中累积的不公平,依然越来越多;财富差距,依然越来越大。这种不公平的累积,导致老王越来越桀骜,小张越来越不满。

怎么办?

摸着石头过河。调整

90年代,“效率优先”被调整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十六届六中全会,调整为“更加注重公平”。十七大,调整为“提高效率同促进社会公平结合起来”。十八大,调整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十九大,调整为“促进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

这中间,尤其要注意的是这句:

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初次分配,也不能只支持老王了。初次分配,也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

老王,感谢你。但是,不能再让你拿走所有的宝玉了。也要分给小张几块。这样,小张才能更早地、更优先地,分得经济增长的红利。

你看到了吗?

那只“公平与效率”之钟上的钟摆,正在从极致“效率优先”的那一侧后,缓缓地向公平这一侧回摆,逐渐指向“效率与公平的均衡”。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以及网络收集编辑和原创所得,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详见本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masunlu@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qzrx.com/tgzl/12102.html

分享:
扫描分享到社交APP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列表
请登录后评论...
游客 游客
此处应有掌声~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